首頁
> 信用研究 > 信用研究 

構建多元信用監管模式的思考

發布日期:2020-11-18信息來源:《財富時代》字號:[ ]



多元信用監管是一種全新的市場監管工具,在其中聚集了多個部門以及多個主體的信用監管力量,同時多元信用監管也是符合政府監管需求的監管方式。而本文就主要圍繞構建多元信用監管模式進行研究和探討,試圖通過研究社會信用監管體系,推動市場的發展。

一、我國社會信用監管體系的內在含義及其結構

1.1社會信用體系與社會監管體系的內在含義及其結構?

我國對社會信用體系有具體定義:我國的社會信用體系建立在社會主義治理體制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之上,是社會主義治理體制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出自《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 年)》)。

該定義根據相關的法律條文和法律規定以及標準和契約,達到了組成社會的全體成員的信用基礎和信用記錄全覆蓋的目的。并且使用信用和信息的結合來規定信息的交互和運用來支撐社會信用服務體系。用這種方法來建立誠信文化且以誠信和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為目的的和諧新社會。用誠信文化以及中華民族傳統美德來約束社會成員,并建立獎懲機制,有助于提高全體人民的信用水平和誠信意識。

依照這種定義,我們可以將社會信用體系分為四個部分——信用文化體系、信用監管體系、信用服務體系、信用投放體系。

首先,信用投放體系指的是需要按照規定對信用和信息進行使用,比如各大銀行和投資機構等的放資投資行為以及城市生活、鄉村生活中的信用支付行為等等。

信用服務體系指的是將社會信用體系實體化后的體系,其為社會服務體系的支柱,也是信用投放體積的根本,需要進行信息收集、信息加工、信息處理、信息轉移等任務,并根據相對應的環節制造提供相關產品和服務。具體的作用體現于征信行業和資信評級業中。

信用監管體系是對任何與信用有關的體系的保障,其包含了文章前面一部分定義中寫到的制定法律條文和法律規定,經過一段實際考核后對這些法律條文和法律規定的完善,建立完備的信用記錄和基礎設施網絡與獎勵懲罰機制等等。

最后是信用文化體系,信用文化體系指的是需要樹立良好的誠信文化理念,將傳統的誠信美德發揚光大,加強媒體對誠信的宣傳力度并加強學校中的教育。建設信用文化體系是社會信用體系的最高建設階段,也是健全社會信用體系的終極目標。

1.2我國社會信用監管體系的功能結構?

圍繞著我國現代社會的信用監管領域來說,我國加強的對信用行為的嚴密監控、對失信人的嚴密審查和對失信行為的懲罰造就了如今中國失信行為的高發現率,并明顯影響到了對市場主體的期望值。為什么能擁有如此良好的成效?主要是因為我國擁有一套相關于信用體系的法律條文與法律制度,為對信用行為的嚴密監控、對失信人的嚴密審查和對失信行為的懲罰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在潛移默化下將對市場主體產生巨大影響,形成“媒介知覺”。

加強對失信人的嚴密審查和對失信行為的懲罰擁有行政性、市場性、社會性和行業性,另一邊對守信人的褒獎和守信行為的宣揚激勵可以引導良好的社會風氣,對實際生活的誠信風氣形成巨大的影響,長久以來便能以“效價”的作用成為制約市場主體行為選擇的中堅力量。

二、我國多元信用監管中存在的問題

2.1信用服務機構的監管地位?

我國國家與社會之間的權利邊界并不是十分的明確,而我國從計劃經濟轉型為市場經濟,國家與社會之間的關系也變得更加模糊。

按理來說,國家與社會應該相互融合,而不是對立,但是在現階段的市場情況中,可以發現我國的信用服務機構的監管地位并不明確,而在信用監管體系中政府的干預從某個角度而言是具備一定的優勢的,因為有了政府的參與,能夠快速的建立信用信息體系,但是也難免帶著非常強烈的政府行為色彩,并從而影響市場的權威性和公正性,而私營企業的監管地位則更加不明確,雖然私營企業具備更強烈的創新力,但是私營企業必須畢竟是從個人出發的社會商業主體,而個人征信機構的后續運營又會存在更大的問題,因為個人征信機構也應該與市場機構進行利益分配,但是由于其地位不夠明確,所以導致其利益也難以分配。

2.2行業協會的監管能力薄弱?

我國的信用行業協會與信用服務機構相比發展更加緩慢,例如行業協會的發展,當前已經十分缺乏有效的信用信息,部分有價值的信用信息都由政府職能部門所掌握,所以,我國信用行業協會雖然發展較為迅速,但是卻很難獲取相關的權威性信息,也很難建立信用服務機構的信用檔案,同樣也難以開展信用評級工作。而除此之外也十分缺乏信用專業人才,行業的準則難以得到規范,行業的自律作用也難以得到發揮。

2.3信用信息的合作難共享?

社會信用監管體系的建設設計領域十分廣泛,領域跨域度大、部門種類多、行業種類也多。在這樣的情況下各方的協同合作也造成一些實際操作的難題。由于在社會信用監督管理系統中不同的領域、不同的部門、不同的行業自身利益存在差異,監管的標準也有不同,在這種情況下信息還缺乏共享,沒有統一的標準,信息共享平臺的發展也較為落后,導致很多一部分地區的不同的領域、不同的部門、不同的行業之間的信息沒有進行整合完成共享。

在如今的社會,很多不同的領域、不同的部門、不同的行業之間沒有構造出真正的信息共享機制,在如此環境下想簡稱信用信息社會更是天方夜譚。社會追求的完整、統一的服務和信息共享與行業壟斷和數據分散的不同地區、不同的領域、不同的部門、不同的行業的分別供應的現狀不相適應。在最近幾年發生的電信網絡詐騙,“滴滴打車”司機侵犯乘客的事件如2018 年發生的長春長生疫苗事件和滴滴順風車事件無不展現了不同地區、不同的領域、不同的部門、不同的行業之間仍未構建健全的信息共享機制。

2.4我國立法方面仍存在缺陷?

我國近幾年提出的“試點先行”戰略制度雖然對地方制度創新帶來了極大的助力,各大試點地區也不負眾望,創新出了一系列良好的新制度,但“試點先行”的戰略政策也使得我國全國性質的制度創新明顯落后于地方的制度創新。而這一影響又反過來制約了地方制度創新的廣度與深度,形成非良性循環。

我國的信用監管領域到現在仍然沒有一個適用于全國性范圍的信用法律法規,同時也沒有制定一個適用于廣泛大眾,不同地區、不同的領域、不同的部門、不同的行業的全國化的法律法規條例和將信息收集起來后的管理方法和管理制度。

雖然我國在一些法律中如《民法總則》、《合同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法律法規 中中有列入與誠實守信相關內容的法律法規,但是缺少與之相匹配使用的信用制度和信用立法,就像茫茫大海上的一葉孤舟雖存在,但實用性并不是很大。

再加上不同地區、不同的領域、不同的部門、不同的行業對于是否誠實守信的評判標準不一,對失信的懲處方法也不統一,有一些懲處的方法也缺少具體的法律依據,這樣極容易導致執法人失德行為的產生,懲罰措施也有可能泛濫失去控制使得公民的權益無法得到保障。

“試點先行”的試用地區如上海在制度的創新中為解決這個問題做出了一定的貢獻,對國家性的制度創新也作出了一定貢獻,但地方政府始終是地方政府,地區性較強,無法生搬硬套至全國地區,沒有辦法僅靠一個地方法來支持和構建一個整體性的信用立法管理和實施體系。

三、優化我國多元信用監管模式的路徑分析

建立一個制度完備,擁有明確的分工,運行效率高,監察管制強度高低信用型社會的具體框架和信用型社會的運行模式的重點是要搞清楚政府與市場和社會之間的關系和職責范圍領域。而經由我國實際生活中的實際考驗的我國“行政吸納型社會”經歷了一段時間后,表明如果完全使用“理想模型”的標準來打造屬于我國的“行政吸納型社會”并不合適,因為并不符合實際。

所以我們應該使用分步驟推進建設的方法。首先,我們必須發揮政府的號召作用來完成制度制定的推動,逐步健全制度供給,打造一個初始化的平臺,并對相關的市場進行培養。另外,在這些工作都逐步完成、規模都基本成型后,政府應該漸漸退出具體的服務和生產領域,專注于對市場和局面的宏觀把控,加強社會共治,實現社會共治的局面。

3.1完善制度供給?

想要保證社會信用監管體系能夠得到良好的運轉,那么首先就必須要具備完善的制度,而完善的社會信用監管制度中包括法律法規以及相關的政策文件。近幾年來我國也十分重視有關于信用制度的建設,國家也相繼出臺了一部分相關的條例,社會信用制度建設也因此得到了相應的完善,只是社會信用制度只在某些地區得到了相對合理的應用,也只在某些地區對權益保障以及信息歸集內容做了詳細的規定。

因此這也說明完善的社會信用制度目前為止并沒有得到普及,只是在部分地區得到了合理的開展。由于在國家層面上一向十分缺乏占主導的信用立法,地方信用法律制度建設也缺乏相應的依據,所以各個部門的法律制度之間仍然存在沖突的問題,體系的構建也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也說明當前體系的建設仍然處于摸索階段。而想要解決這一問題,那么首先就要制定相關的信用法律,使國家的整個信用法制體系能夠得到完善,再落實到地方成為地方信用法律。

3.2搭建初始平臺?

社會信用體系的建設是非常有必要性的,在社會信用體系中能夠體現出社會成員的整體信用記錄,有了整體的信用記錄,也能夠更好地推進失信懲戒機制的建設。而由于全國信用信息系統中所包含的數據過于龐大,所以需要多個部門共同投入進去,對數據進行收集和處理。而這份工作即使在多個部門的聯合下,仍然還需要非常漫長的時間才能夠得到完成,且政府需要在一定程度上給予幫助。

當前,我國的信用體系平臺已經得到了初步的建設,而各個地區的信用情況都能夠在平臺上進行查詢,因此也可以證明平臺的建設情況較為良好,而在初步建設完平臺之后,還需要加快行業與地方信用信息系統的建設,推進信用信息的共享,使我國的信用信息都能夠聚合在一起并建成數據庫,使信息資源也能夠得到更加合理的配置。

3.3培育市場、社會主體?

社會是通過信用監管進行治理,而信用監管的目的是為了維持社會的秩序,在維持社會秩序方面,不僅僅需要市場的助力,同時也需要政府的助力,政府、市場與社會三方同時進行社會治理,才能夠達成社會治理的目的。而如果政府的參與力量太強,而社會參與力量太小,就會影響到信用秩序的維持。

就現階段而言,個人征信機構受到了身份方面的約束,難以從制度上明確監管地位,而這又涉及到政府社會與市場之間的關系。所以政府應該明確個人信用機構所能夠獲取的信息的范圍,盡可能的優化信用調查,幫助個人信用機構建立數據庫當,個人信用機構數據庫能夠得到穩定運營之后,政府就能夠開放相應的原始數據,這些原始信用數據不僅僅是數據庫組成的一部分,也能夠有利于數據加工者由此衍生不同的金融產品,并且滿足社會的信用需求。

四、結語

總而言之,就目前而言,社會信用體系已經得到了初步的建立,社會成員的信用記錄也得到了基本的收集和處理,但是僅僅如此還不能滿足市場發展的需求,因此還需要構建多元信用監管模式,只是在當前構建多元信用監管模式的過程中,有許多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決,這些問題或多或少都阻礙了社會的發展腳步,因此也有必要對此進行深入的探討,以探求一條有效的構建多元信用監管模式的路徑。

參考文獻:

[1]馬曉月,莎澤塔·艾哈邁德,朗躍,劉曉玉.中國社會信用體系的輿情與實踐[J].國外社會科學.2018(02)

[2]王寧江.對信用監管的再理解[J].浙江經濟.2018(04)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淘宝快3开奖结果 可以好友麻将游戏 福彩排列5玩法说明 北京赛车app 熊猫麻将规律输就一直输 青海快3软件 河北明星麻将下载安装 南粤风采26选5中奖注数 广西麻将打法 未来湖北麻将下载安装 南粤风采26选5历史开奖结果 网赌二十一点 91街机捕鱼官网 华东15选5技巧 山东体彩11选5技巧 开心棋牌送35 长春麻将规则